易发平台-欢迎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易发平台-欢迎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6 06:44:2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郑永全“消失”这六年,对于家人来说,是空白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8日上午,郑永全将微信名改为“重新开始”,考虑到父亲上了年纪,情绪容易激动,他先加了哥哥郑永胜的微信,发消息说明身份后,哥哥立刻给他打了微信视频。郑永全看到哥哥比以前沧桑了好多,“很内疚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郑永全回家的动车从西安北站出发,到西宁站要五个半小时,他看着窗外天色一点点暗下去,脑海构想了很多种回家的场景:父母可能会很生气,村里人会对他指指点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失踪前后的种种迹象:身上有伤、频繁向家里要钱、电话被陌生人挂断、遗落的身份证、跟某电子厂签订的工作合同并不存在等等,成了家人牢牢抓住的“线索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家人以为我被坏人害死了,我不忍心看到他们这样担忧,就下定决心回家了。”回家后,郑永全坦白了“失踪”的真相:大学期间因贪玩成绩很差,最终没能拿到毕业证,没有勇气跟家人联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读大学是他第一次出远门,从青海来到江西,接触外面的社会。大学课程相对较少,缺乏自制力的郑永全网瘾越陷越深,直到大三第一学期结束,他累计有十几门课程“挂科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沉迷网络游戏是罪魁祸首。事实上,郑永全从高二开始就沉迷于网络游戏,成绩也因此一落千丈,班级排名从前几名倒退到十几名。起初被班主任作为重点生培养的他,最后高考仅考了个大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没被任何人控制,是我自己的原因。这6年来一直想家人,就是没脸回家,没脸面对家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家里的经济条件并不好,父母很辛苦,供了我读书这么多年,最后我连个大学毕业证都没拿到,我没脸说出口。”郑永全记得,为了谋生,父亲曾在开拖拉机时腿受过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愧疚中煎熬了三天后,郑永全离开了家,留下了另一个谎言——与学校签订合同去西安某电子厂实习。“所有人都没有想到,这一次是最后一次见到我。”